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
2020-07-08 507次浏览 603个评论

「现在走入农村,放眼田里能看到的生物,好像只剩福寿螺了……」中兴大学昆虫系毕业的生态观察家李璟泓说:「换个方式想,如果我们吃的食物来源,只有福寿螺愿意住在里面,你还会觉得它是健康的吗?」

近年走入里山(Satoyama)过生活的李璟泓感慨,过去的年代,我们会与许多的生物「同居」,但现在大家走进农村即可发现,包括萤火虫、青蛙、大肚鱼,都越来越少了。

许多人或许认识李璟泓,他是圈内赫赫有名的「追鹰狂人」,每年追着一年旅行将近一万公里、只在台湾短暂过境两次的「国庆鸟」灰面鵟鹰到处跑。胸怀田野的他,过去曾考察推动「里山倡议」的日本,就深深被当地居民对大自然的感谢与尊重所打动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日本看到的里山,不与自然争利,偌大的平野,路都小小的,远远的农家人一户、两户,就散居在那里。
发现好棒的一块田,身边就多了一对老父母

一次宝贵的因缘际会,李璟泓在苗栗山区发现了一片田地,相当接近他在日本看到的里山,于是从那天起,每个礼拜他都会携家带眷去拜访。他说:「那块田好棒!我家小孩那时才两岁多,就已经指定要吃那里种的蔬菜跟米。」

那片好棒的农地,主人是一位70几岁的老阿伯,两老夫妻为了种一些儿子跟孙子可以吃的健康食物,多年来田里都没有下过农药,也因此让许多讨厌农药与水汙染的「爱乾净」生物,都愿意回来繁殖、定居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饲料勺子是以前田边水沟都可以捞到的田蚌壳。

阿伯的老农生活,时间彷彿停格在三、四十年前的台湾农村时光。例如他让李璟泓的孩子帮忙餵鸡,使用的饲料勺子,就是以前田边水沟都可以捞到的田蚌壳,他一切都取之于自然、用得也自然,不像现在坊间大量工具都是塑胶品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
李璟泓的孩子很小就跟着他一起下田野。三岁多的时候,她画下生命中第一次的拔萝蔔。「我才发现,生命最需要的体验是『观察』——把发现的事情,最后通通都留在我们的身体里。」于是他开始带着孩子不断「出野外」,阿伯农忙的时候,他们一家也会一起帮忙割稻、跟阿伯一起做草仔粿。小孩子很喜欢这样的时光,经常开心地笑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一般的苦瓜没有套袋,就一定有喷药,但阿伯的苦瓜就地取材,只利用现场环境的温度,就能控制病虫害。

经过四年这样的「假日农夫」生活,李璟泓已经将阿伯两老当成「再造父母」;而对老农来讲,生命也变得不同了——回想四年以前,他过了40年无人闻问、也不曾离开过的庄稼生活,现在不但每个礼拜有人专程跑来跟他买菜,还会主动询问田里面的动物与老人家的生活近况。

到底是什幺样的因由串起这素昧平生的三代情缘?原来答案是——在外人眼中看起来只是一只其貌不扬的小小昆虫,但在昆虫系出身的李璟泓眼里,却是过去多到可以吃、现在却亟需要加以保育的珍贵稀有物种——「田鳖」。

「用生命在照顾!」大家叫他田鳖伯

「我从日本里山回来之后,就一直想寻找台湾自己的田鳖,牠是生态系中很重要的指标性昆虫。没想到2012年有一群人竟然在苗栗,也就是阿伯的田里找到了!」从那天起,李璟泓全家人的生活就与田鳖和阿伯紧紧联繫在一起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从中午看到黄昏,看田鳖正在照顾牠的卵。

「我们去看牠,从中午目不转睛地看,一直看到天黑还捨不得走,因为这只『超级爱乾净』的昆虫,在台湾消失长达三、四十年,从来没有人在野外观察过牠繁殖的样子。」

老阿伯的田里发现田鳖,一开始自然不解这群「疯子爱虫子」所为何来,因为以前老一辈看到田鳖都是直接抓起来捏死;在美浓那边也有资料,记载过去田鳖多到农民会把牠的蛋蒸来吃,还说味道辣辣的。

这群狂喜的疯子十分郑重地对阿伯说:「这只虫子非常重要,你一定要好好看住牠。」原本只是高兴有人来跟他买菜的阿伯,也受到疯子的感召说「贺!」从此每回巡田都会去关照一下田鳖,对于大家因为发现田鳖而开始叫他田鳖伯,他也感到与有荣焉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
「田鳖伯对那块田真的是用生命在照顾的!」李璟泓说,田鳖伯爱好田鳖的程度「进化」得很快,他对田鳖的热爱不下于那些专业的研究者。

例如田鳖蛋若泡到水就会孵不出来,因此研究者为了复育田鳖,会在田里、池塘插很多竹竿,好让田鳖爬上去生蛋。结果每逢大雨的时候,阿伯就会穿上雨衣,涉水跑进田里一根一根地检查,然后将泡水的竹竿,连同田鳖爸爸与小孩(田鳖卵),一起带到比较浅的水域重新插好。李璟泓说:「老阿伯都已经70多岁了,以前他对田鳖丝毫不在乎的,如今却肯为这只虫子奉献牺牲,这种转变让人深深为台湾的未来感到无限希望。」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
原本只是种一种子孙能吃的蔬菜,有机会就小量的卖一卖,却因为友善土地的无心插柳,田鳖伯可以做的事情渐渐变多了,不但保护水源、保护田鳖、保护灰面鵟鹰,后来李璟泓一干人,还为这对老夫妇申请了绿色保育标章,田鳖米物稀为贵,有钱还不见得买得到。

梦想启动了!与动物们一起住在龙猫森林

跟田鳖伯认识两年后,李璟泓的孩子发表童稚的心得,她说:「把鼻,我觉得这个地方好像龙猫森林喔!」天真的声音唤醒了李璟泓内心深处的憧憬,可是当时的他别说没钱买地,身上还揹了沉重的贷款还没偿清。

「不过当人起心动念想做一件事,就会有奇妙的事情会跟着发生。」原来阿伯有天突然跟李璟泓说,旁边有块地要卖了。于是他们就去贷款把那「龙猫森林」买了下来。而农地原来的主人在山边上有一间老房子,可以暂时让他们住,于是李璟泓一家人就欢天喜地的去勘查了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「把鼻,这间房子比龙猫那间还破欸!」原本的三合院,倒掉只剩下一间,但李璟泓一家还是去住了。(图右为整理增建后)

第一天晚上就不太平。準备睡觉的李家人突然听到外面骚动的声音,用手电筒一照,发现两只白鼻心就在自己头顶上,其中一只还吓到掉下树来,另一只则僵在树上,默默地与李家人互相对望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与李家对望的白鼻心,屋里还有蚱蜢大军。

不只如此,墙上还出现很多蚱蜢,像动画《龙猫》里的小煤球一样,从房子的缝隙一群一群跑出来,让小孩子开始放声尖叫。只是与都市的孩子不同,受过训练的李家小孩,大叫是源自兴奋,说:「好多好多喔!好棒好棒喔!」从第一晚就感受生活在龙猫森林的乐趣。

房子里还有破旧的碗橱,每回打开来就会遇见二房客黑眶蟾蜍。他说:「我们曾经把牠请出去,可是过一个礼拜牠又回来了。所以我们只好跟牠达成协议,上面的碗牠用,下面的碗我们用。」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
更令人振奋的是,有一天李璟泓清理院子时,看见一只灰面鵟鹰抓了田鼠,但是头却一直往天空望去。于是他顺着牠的眼光划了一道虚线,意外发现惊人的景象,原来是500多只灰面鵟鹰在上空盘旋,有的还会低空掠下。

李璟泓经过两年才知,每年春秋两季都会有2,000到4,000只灰面鵟鹰从他田地上方飞过去,这对追鹰人来说,还有什幺比这更棒的事情?「以后我都不用去垦丁了!每年只要躺在我家田里往上瞧,就可以看到我最喜欢的灰面鵟鹰!」

自然观察:除了阿伯的脚丫,还有神秘精灵的身影

买下田地之后,李璟泓开始为生态观察安装自动相机,他说,大概拍到农夫的机率比较大,果不其然,相机里满满几乎都是阿伯的脚丫,他笑称都可以帮田鳖伯的脚出一部纪录片了。

但从拍回来的画面就可得知,这样一位不用药的老农夫,是怎样殷勤维持他的田地的。「其实阿伯的田非常漂亮,我觉得他是个艺术家、也是个科学家,令人非常崇拜他。」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除了牛背鹭、小白鹭、竹鸡、大冠鹫与夜鹭,自然观察摄影机拍到最多的是这双脚。

由于阿伯曾经看过石虎叼走他的鸡,李璟泓也在田里发现过石虎脚印,所以他满心希望能拍到这只神秘精灵的身影。2014年的某一天,这只有着美丽斑纹的猫科动物,终于出现在摄影机面前,从此确定这块田地不仅是田鳖安居乐业的所在,也是石虎的栖地。

李璟泓简直像中乐透一样兴奋,于是他跟阿伯达成协议:「下次你的鸡少一只,我就赔你两只!」阿伯听了很开心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
事实上李璟泓与田鳖伯更棒的协议是,他们开始合力推广「友善石虎农作」,也就是不只田鳖,也致力于保育石虎。他说:「一个地方如果友善环境,它可以保护的就不只是一个物种,而是让很多生物都有机会住在一起。」

仔细想想,这种离动物这幺近的生活,不就是人类跟野生动物共处的最佳方式吗?然而,并非所有的当地人都喜欢石虎。例如苗栗有很多路杀的路段,设置的警告标誌都被破坏了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
「2016年到9月为止,已经有37只石虎被路杀,把石虎被撞死的画面一个个从地图上标示出来之后,即可发现几乎都发生在苗栗。台湾的石虎剩下不到500只,等于每年都有将近1/100的石虎被撞死,不知大家做何感想?」

师法宫崎骏,保存农地与山林间最重要的生态热点

李璟泓表示,想要保护石虎,人是最重要的。「像日本八重山诸岛上有200多只石虎,当地人把牠们视为很重要的物种,也用『西表山猫』四个字创造出许多的经济价值,然后再将收益捐做石虎保育。」

他还说,田鳖、石虎的栖地环境,在台湾多半是私有地,其实这些山通常是卖不掉的,因为有些地方的持分者甚至可以高达一万多人,因此只要确定那块区域有石虎,且不用药,说服了当地的土地管理人,也许就能将栖地保存下来。

于是他开始萌生一个计划,想保存这些农地与山林间的生态热点。他笑道:「其实我是从宫崎骏先生的『龙猫森林计画』偷学的啦!」

原来,宫崎骏于1991年成立很梦幻的龙猫森林基金会,募集了六亿日圆,大部分都是小朋友捐的钱,总共买了40座总面积约七公顷的龙猫森林,十分零碎地分布在各个狭山丘陵区,很多只有100多平方公尺,才半个小学操场大;最大的面积不过才5,168平方公尺(约0.5公顷),也比台北巨蛋小多了。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西表山猫的文宣与龙猫森林的文宣。

「他就只是贴一块牌子,说这是龙猫森林,然后就把地搁着什幺也不做了。我推想宫崎骏的想法是,如果无法把所有狭山丘陵保存起来,那幺只要把最重要的一块买下来,就能挡住很多开发。这些森林也可以做低密度的环境教育,还可以让野生动物栖息,甚至当作不同保护区之间的生态廊道。」

孩子们说:「老师,请帮我把龙猫森林买下来!」

受宫崎骏的启发,李璟泓有次去小学演讲时,也跟孩子们提及这个想法,没想到当场就有三个小朋友掏出身上的零用钱说:「老师,我有50块,请你帮我买龙猫森林。」这件事刺激了他,认为在台湾实施龙猫森林计画是可行的,目前仅缺一个法人机构来执行。他说:「就像庙一样,捐一根龙柱多少钱,然后把芳名录刻在龙柱上,大家愿意为石虎保育做功德,也是极有可能的事。」

师法宫崎骏「龙猫森林计画」,孩子们想集资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
立一块牌子之后什幺都不做的龙猫森林(左),也可以做低密度的环境教育(右)。

「我一定要去找到钱,把石虎的栖地买下来!」李璟泓通过孩子诱发了梦想,实现了里山生活;也是通过孩子的捐款刺激,让他进一步想替野生动物留住安居的希望。

「当我们带孩子到森林里,可以与野生动物一起共存,可以自由观察、自由活动的时候,这才是科学研究者最想达成的境地,你仅仅了解石虎、田鳖的生态是不够的,最重要得靠你所得的这些知识,化为实践,去改变这些动物的的未来。」

动物当代思潮团队将持续侧记「挺挺动物生活节」各场次讲座内容,请继续锁定。 汤宜家:看电影养宠物的功课:从树懒「快侠」身上学会,爱不是佔有 徐昭龙:身在蝠中不知蝠!发现「台湾蝙蝠侠」隐身台北市